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大亨的契约空姐01~08完
大亨的契约空姐01~08完

 第一章
白秋陵深吸一口气,才推着餐车走向头等舱。由今天开始,她只要负责头等
舱的服务就行了,她很惊讶自己竟然会被总公司由香港航缐调来服务美加航缐的
顾客,而且还是头等舱。
她和其他同事经过交谈后才知道,她们有的原本就在这里服务,有的也是从
別的地方调来的,大家採取轮班制度。
因为头等舱的贵客几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还是凤凰国际航空公司的
常客,长期搭乘公司的飞机;所以,公司决定为这些人找来一批外型甜美、表现
优秀的空服员为这些人服务,增加客人的舒适感与满意度。
白秋陵对于这个安排是有些惶恐的,因为她虽然表现不错,可是,只专门服
务头等舱的客人却是第一次,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
当她进入头等舱时,她感到很奇怪,因为偌大的豪华舱房里竟然沒有半个人,
她好吃惊,这怎么可能呢?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连忙放开餐车,小跑步地四处看了看,脸上显得有
些迷惑。
不可能啊!她明明听到上级要她来服务头等舱的贵客,他和公司签下了一年
的契约,如果他们表现得好的话,他还会继续和公司签约;到目前为止,他已经
是连续三年的老顾客了,沒道理见不到人呀!
白秋陵着急的四处找人,一边不满的嘟哝:「难怪人家说他是一个怪人,每
次坐头等舱的时候都要整个包下来,除了让空服员在他指定的时间来服务以外,
其他的时间,他绝不让任何人打扰,真是怪!」
她的话才说完,突然一道冷漠的声音从她的左后方传来——「小姐,你要不
要把你的餐车推来?我想要点些东西吃。」
听来低沈而悦耳的男性嗓音让白秋陵差点吓得跳了起来,她快速转过身,看
到一个男人正端坐在她眼前,她惊叫出声:「啊……有鬼阿!」她连连向后退,
脸都吓白了。
那个男人听到她的叫喊,忍不住皱紧眉头,不屑的目光打量着她,「鬼?我
长得像鬼吗?」他摸了摸自己的脸。
虽然他对女人十分轻视,认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低等的动物,而且也是解
决生理需要的一种工具;不过,女人对他的评价一向很高,每个看到他的女人都
觉得他既帅又多金,总想盡办法引起他的注意。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竟敢说他是鬼?他忍不住露出一丝兴味的残酷笑意,很
好,她可引起了他的兴趣,反正每次一个人坐在这里,除了忙的时候要处理档
以外,其他的时间也很无聊,就和她玩玩吧!
「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白秋陵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刚才明
明空无一人的座位,怎知她走过去后突然冒了个人出来,难怪她会被吓到。
还在怀疑?黎凯斯不满的挑起眉,倏地,他的脸上往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神色,
勐然站了起来向她走去。
「啊……你……你不要过来,我最怕鬼了,你……你站在那里就好啦!」
白秋陵吓得脚软,用力的挥着手要他走开。
谁知他依然向她走来,然后闪电般的伸出手,一把抓住她挥舞的手,将她的
手强制的放在他强壮而精实的胸膛上,让她的手感受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你还觉得我像个鬼吗?」
感受到手下强而有力的心脏跳动,白秋陵才渐渐的不再感到害怕,她十分不
好意思的看着跟前的男人,「对不起,我……我太莽撞了,你……你是黎先生吧?」
她的脸上满了美丽的红霞,让黎凯斯脸颊的肌肉微微跳动着。
「沒错,我就是黎凯斯,这里唯一的乘客。」他高傲的宣称,然后睨视着她,
「你知道,如果我去向你们公司反应,他们所访的空中小姐竟然将客人误认是鬼
的话……」白秋陵急急忙忙的说:「对不起,黎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
是……唔……」
她被他突如其来的大胆举动给愣住,完全沒办法做出任何反应,当她回过神
来想推开他时,他却早已结束了这个吻。
他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既然你都这么合作的愿意以一个吻来作为补偿,
那我就暂时不跟你计较好了。」他扫了她制服上的名牌一眼后,随即狂妄的走回
座位。
看到白秋陵伸手擦着嘴,他的心中掠过一抹不悦,「秋陵,你还楞在那里做
什么?还不去把餐车推过来?」他下命令似的说着。
对于他的行为,秋陵感到很气愤,虽然不讨厌他的吻,可是他的侵犯行为却
令她厌恶,「黎先生,你……」
她才要抗议,黎凯斯马上以冰冷的目光看着她,「秋陵,你別忘了,你可是
我的服务员,难道你不服务我却要在这里和我辩驳吗?这是一个空服员该有的专
业精神吗?」
面对他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白秋陵恨不得将东西全砸在他身上;不
过,她可沒忘了他是公司的贵客,如果他真的到上司那里告她一状,那她不就修
了。算了,就当自己今天比较倒楣吧!
她臭着一张脸将餐车推到他的面前,当他还想毛手毛脚之际,白秋陵突然闪
身走人,走至门口处还回头来对他甜甜的笑着,「对了,黎先生,我把餐车放在
这里,如果你想吃什么就自己拿好了,我先去拿毛巾过来。」然后便头也不回的
走了。
黎凯斯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显得有些错愕,眼中随即露出掠夺的神来,脸上的
表情也变得残酷、无情,「很好,白秋陵,我记下你了,想和我斗?」他缓缓的
露出嗜血的表情,嘴角也邪邪的上扬。
事情愈来愈有趣了,她是第一个敢和他公然作对的女人,他绝对要和她好好
的玩一玩。
当白秋陵看到排班表上的服务顾客竟然又是黎凯斯时,她忍不住苦着一张脸,
哀叫着:「不会吧?怎么又是那个登徒子啊?」
排班人员看到她的脸色十分不对劲,连忙开口询问:「怎么了?秋陵,你的
脸色不是很好看哦。」
「那个……我能不能换班阿?」
「你有事吗?」
白秋陵面有难色地说:「只要不是黎凯斯,谁我都愿意上机服务。」
「小姐,你有沒有搞错?有多少人想要这个位置还都排不到呢,你还不要啊?」
排班小姐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她。
白秋陵的脸色突然一亮,「那好啊,你看谁喜欢,我就和她换;好不好?」
「不行!」那位小姐马上义正辞严的拒绝她。「你要知道,我们这一行是以
服务顾客为至上,沒有挑客人的权利;你选择空中小姐这行业的时候就该有这层
体认才是;何况,这个排班是上面特別交代的,我也不能替你变更。」
「哦!」白秋陵只能垂头丧气的转身,准备离开。天啊!一个月耶,这一个
月的班都要服务那个叫黎凯斯的乘客,她为什么这么歹命呢?
这时,排班小姐又突然叫住了她:「秋陵?」
她慢慢的转过身来,「又有什么事?」她有气无力的问。
「別那副死样子嘛,告诉你,服务黎先生也是很不错的,他可是我们公司的
长期贵客呢!何况,人家可是一个身价幹亿的电子新贵,又住在美国的比佛利山
庄。他啊,可是多少女人趋之若鹜的黄金单身汉呢,你可要多多照顾人家哦。」
她有些暧昧的说。
「我知道了。」她一说完随即转身离去。像那种可恶的男人,就算他真的很
有钱;那又关她什么事?只要他不找她任何的麻烦,她就谢天谢地了!
其实,当时看到他长得又帅又酷的脸时,她就有些炫惑了。那个男人不只长
得好看,又十分有钱,也难怪地会那么傲慢,人家有那个本钱嘛!
她有些不平衡的想着,谁教自己就是沒钱,又为了要还清妈妈的医药费,只
好忍气吞声的继续待在这里;还好,她对这一行还算满有兴趣;要不然她一定待
不下去。唉!算了,这一个月就当作是自己的磨练期吧!
黎凯斯舒适的躺在椅上,闭上眼睛假寐着。今天他又完成一项新软体的设计,
虽然轻松不少,可是精神上却显得有些疲累,设计完之后,他又要开始奔波在公
司和公司之间了。
所以,他才会指定凤凰航空替他保留一个月的头等舱,想到这里,他的嘴角
突然得意的扬起;那个空中小姐一定想不到,是他指定她来替他服务的。
思及此,黎凯斯的心情突然变得大好,微微睁开眼睛,他看到白秋陵正推着
餐车走过来。
她穿着合身的制服,衬托出她那娇美的身材;短裙下一双修长而雪白的腿,
看起来最如此的赏心悦目。
当他想到,如果她那双修长的美腿能够绕在他的腰间,看起来一定更加的性
感迷人,想到这里,他感到自己的男性欲望都开始勃发起来。
他举起一只手将她叫唤过来,他可以看到她脸上虽然带着笑,可是却又表现
出不情愿的眼神;这个女人,竟敢到现在还想反抗他!
白秋陵挤出甜美的笑容,她沒有忘记自己是一个空中小姐,有自己该盡的本
分;可是,她女性的直觉却令她想要远离这个男人,因为她怕自己如果太接近他,
说不定会伤了自己。
第二次省到他,她只觉得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过分的帅气和充满了男性魅
力?第一次是心动,第二次是着迷,她多怕自己的心真的会因为他而沈迷,可是
她不想变成这样。
「黎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闻到她身上传来的女性淡淡幽香,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气;他从沒闻过这么性
感又清新的女性味道,一般和他在一起的女人。都抹着浓浓的香水,令他十分的
倒胃口。沒想到,白秋陵身上传来的淡香,却让他的动情激素上升。
「过来替我按摩,我觉得今天头有些疼,肩膀也有些僵硬,你来让我舒展一
下。」他毫不客气的命令着她,并闭上眼睛准备享受她的服务。
白秋陵气得脸都快黑了,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他当她是什么啊?她只不过是
个空中小姐那!「白先生,你可能有所误会。」她咬牙切齿的对地说着,脸上的
笑容都快要挂不住了。
「我是空中小姐,假若你有任何需要,我都能想办法替你办到;可是,我们
的服务并不包括帮乘客按摩,如果你那么不舒服,我建议你待会儿下机时可以去
看医生。」
他睁开眼睛,目光如炬的看着她那张气黑的脸,偷偷在心中笑着,脸上的表
情依然十分冷酷,「是吗?白小姐,我记得你们公司是以服务顾客至上的,对吧?
既然我是你们公司的重要顾客。又是目前头等舱唯一的客人,你是不是应该做到
客人对你的要求?」
「黎先生,我已经说过了,我们的服务专案很多,可是真的沒有包括这—项!」
她耐心的解释着。
她快气死了,这个死男人,分明是在找她麻烦。
「那好吧!」黎凯斯一副不勉强的无所谓表情,随即站了起来,「既然你不
愿提供这项服务,那我就只有向机上的负责人抱怨去了。」
他故意大声的说着:「我就说,专门替我服务的小姐根本就不想替我服务,
口气又差、服务又不周到,甚至还反驳客人说的话,我还要……」
「停!」白秋陵头痛的制止了他的抱怨,要是真的让他在上级面前告她一状
的话,那她年底的绩效奖金和优良表现奖金不就都飞了;而且,还会被公司列为
不受欢迎的员工,甚至可能被辞退,她可担不起这个风险;好不容易受到公司赏
识走到这里,怎能被这个男人给破坏了?
她告诉自己,只要再忍一个月就够了,她一定可以的,况且……算了,按摩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必和他计较呢?
「黎先生,麻烦你回去坐好,我马上替你按摩,这样总可以了吧?」
黎凯斯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得意笑容,「当然可以罗,如果你早一点答应,
不就沒事了吗?」
白秋陵站在他后面,忍不住狼狈瞪了他一眼。可恶!这个男人得了便宜还卖
乖,竟还大言不惭的这么说;她真的好想踢他一脚!
「秋陵?你在看什么?还不快点。」
「哦。」她将手放在他的头上开始替他按摩。
这时,他又开口挑剔:「怎么?沒吃饭啊?不会大力一点吗?」当她开始重
压时,他却又抱怨:「轻一点啦,你想谋杀我啊!」
白秋陵的心中早就一肚子气,她用着很柔、很柔的声音对他说:「这样可以
吗?」眼中却又射出杀人的光芒。
黎凯斯只是闭上眼睛,发出满意的哼声:「勉勉强强啦!」
约莫过了一会儿的时间,白秋陵发出了抗议之声:「黎先生,可以了吧?我
的手已经酸得沒有力气了耶!」
黎凯斯想了好一会儿,「好吧!这样就可以了。」
白秋陵这才吁了一口气,「太好了,真是累死我了。」她站在他身边捶着自
己的手臂,丝毫沒有发现黎凯斯已经睁开眼睛,像盯着上好的猎物故,直直的锁
定了她。
他猝不及防的伸出手,将她拉到他的怀中,不给她任何反抗机会就封住了她
的唇,「嗯……嗯……这味儿真甜……」。
她想要推开他,他的大手却大胆的伸入她的短裙内,在她的臀部上滑动着。
「你这个登徒子,放开……唔……」
她的开口却给他机会将舌探入她的口中,熟练的四处游走,贪婪的索取着她
的甜美。而他的一只手将她的短裙卷上她的腰间,随即伸入她的内裤里,在她的
私密之处揉搓、轻捏着,激起她体内那股陌生的悸动与颤抖。
他的另一只手还伸人地的上衣内,从她光滑的背部来到她的胸扣间,轻巧而
熟练的将它解开,并将手移到她的前胸,握住她的一只挥圆,用力的揉捏着,在
她雪白的乳房上留下他手印的红记……
「嗯……啊……」她因他的挑逗而全身无力,所有的反抗全都消失,脑中只
有因这火热的挑逗所引起的陌生情欲,那又热又麻的感觉佔据她所有的思绪,让
她整个脑子里,只有他的吻、他的爱抚。
当她激情地仰起头,露出纤细而白嫩的脖子时,他的唇滑下她的唇,伸出舌
头掠过她的雪白颈项,在她的领子和前胸上印下一个个红色的印记,属于他的印
记!
当他想要更进一步时,突然传来飞机即将下降的广播,他随即替她鳖装,在
她还未搞清楚状况时,他已经站起来,连同在他怀中的她一併抱起,让她站在地
上。
她迷惑的看着他,他却对她露出一个笑容,将手放在被他吻肿的红唇上摩挲
着。
「看来,你也是个热情的小东西哦,不过,我得准备下飞机了,不如你和我
一起去吃宵夜,可好?」
他的话让白秋陵犹如遭受电击。天哪!她到底在做什么?她是个空中小姐,
可不是一个妓女耶,竟然……她竟然和她的顾客在……在飞机上就……她整个脸
变得通红,沮丧的用手掌将脸遮了起来。
她怎么可以做出这么丢脸的事?
「黎先生,我告诉你,这件事……」
黎凯斯却怀着恶意的笑接着说:「这件事就留着我明天再来完成好了,看到
你这么热情的反应,我还真有些迫不及待明天的到来呢!」他调侃着,一只手滑
过她细緻的脸颊,然后笑着系上安全带。
白秋陵还呆呆的站在那里时,黎凯斯却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将她紧紧
的拥住,正当她要挣脱时,飞机突然起了一阵轻微的摇晃,害她只能紧紧的抓住
他的上衣,直到飞机平稳的降落。
黎凯斯这时才放开她,然后解开安全带,「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哦。」
他提起自己的手提箱,走到门口处,「不过,沒关系,我想你明天应该会好
好『酬谢』我的。」他坏坏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她的身材一番后,狂妄的纵声一笑,
转身离去!
白秋陵这时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杀了这个男人。刚刚,她只是一时被他所
感;明天,他想都別想,她不会再让他如愿了。
当她意识到自己还站在原地时,忍不住轻喊了声:「我要交班了,怎么还站
在这里啊?」她连忙推着餐车离去,心里还十分气愤的在心里诅咒着那个臭男人。
黎凯斯今天显得特別愉快,他轻松的踏进自己在比佛利山庄的住处,当初他
会在这里购屋,绝对不是因为想要住豪宅的关系,而是为了他的外公。
自从他的父亲发现母亲怀孕后,就不愿再和年仅十八岁的母亲在一起,而另
外娶了家里安排进行家族联婚的女子他的母亲本来想要打掉他,要不是外公积力
劝说并允诺要照顾他的话,这个世界上说不定就沒有他这个人了。他的母亲在生
下他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从他出生到懂事以来,都是外公打零工赚钱来抚养他
长大,有什么好吃的、好用得,总是先留给他,自己常常饿着肚子,所以他才会
发奋努力,为的是希望能给外公一个好的生活品质。当他努力研发第一套软体设
计时认识了莉莉,一开始她带着甜美的笑容走进他的生活,无微不至的照顾外公,
让他卸下心防。当他开始信任她,也放心的在晚上去进修时,却发现了她的野心。
他一次提早回家,发现她对外公的好,只是在他面前的一种伪装。她会接近他,
只是为了他即将开发出的那套软体,得到它,就等于得到了一亿美金。所以她才
会处心竭力的接近自己。
幸好,他及早发现了她的阴谋,所以才不致被她所骗,从此,他就不再相信
任何女人;他的母亲都能狠心得弃他于不顾,而莉莉接近他,也只不过是为了钱
罢了!这些年来,他看过太多女人,她们口口声声说爱他,说到底,爱的不过是
他的钱而已。每次和她们分手,她们都又哭又鬧的,当他送她们珠宝或是一章支
票时,马上就笑颜逐开了。屡试不爽!所以,对于女人,他是从心底的不屑,每
个女人都是爱钱和贪婪的,沒有一个例外!就算白秋棱也是一样,明明很喜欢他
的吻,却又口是心非。
他十分都视她的表里不一,但心中却又因为想起她而有了一丝不该有的悸动。
他告诉自己,他还沒有玩过她呢!只要失去了新鲜感,他一定很快就能把她
忘怀的,就像他对待那些女人一样。
他走到客厅时看到了管家——玛丽亚。她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为人亲切
又热情,她来这里已经三年多了,家里所有的事他都仰赖她,也十分的信任她,
若不是有她,他也无法安心的在公司和家里跑来跑去了。
他会每天坐飞机往返美国和加拿大之间是为了外公,自从外公的身体在五年
前变得愈来愈坏后,他就开始在公司和家里之间每天奔波。
这—点,他从沒抱怨过,因为比起外公对他的疼爱、对他的照顾,这些根本
就不算什么。
「玛丽亚?我外公今天的情况如何?」
「黎先生,你可以亲自去看看他啊!」
黎凯斯显得有些惊讶。
「外公到现在还沒题吗?都已经这么晚了。」
「他今天精神显得特別的好,还要我去做自己的事,并且交代如果你回来了,
务必请你到他的房里去,他说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谈一谈。」
「好,那我就先过去看看他。」黎凯斯踏着大步往外公的房间走去。
为了让外公感到方便,他把外公的房间安排在楼下。绕过一个转角,他来到
一扇门前,轻轻敲了敲,「外公,是我,您睡了吗?」
一道苍老、虚弱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进来吧!」
黎凯斯推门走了进去,看到外公半躺在床上,眼睛正看着他。「凯斯?你回
来啦?」
黎凯斯坐在外公的身边,伸出手握住那骨瘦如柴的手,他心疼外公因为长年
辛苦而失去了健康。
「外公,听玛丽亚说您有事找我?」
「是啊,我今天特地醒着等你回来,虽然你每天都会措飞机回来,可是,我
都已经睡着了;当我早上醒来时,你却又要赶着到公司去,假日又要到其他分公
司去视察,处理一些档,我们祖孙俩能说话的时间实在很少。」
「外公,对不起,我这—阵子太忙了,所以……」
老人拍了拍他的手臂,「傻孩子,外公又沒有怪你的意思,外公只是在想,
如果这样赶来赶去太累的话,你不如就待在加拿大那边不要回来了,等到你较有
空的时候……」
黎凯斯打断了老人的话:「外公,我不是说过了,我一点也不觉得累;再说,
我虽然很少有机会能和您说说话,可是至少在竖叨可以进来看看您,我才放心嘛!
「我知道你是孝顺,其实,我最主要的意思是希望你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
上,而能够多交些朋友;你都快三十岁了,总得有个女朋友吧?」他关心的询问
着黎凯斯。
「你想想看,外公还有多少日子可活?再多也不过只有几个月的日子罢了,
你总得有个伴好照顾你的生活,外公可不能一辈子都陪着你呀!」
「外公,这一点期就不必替我操心了,我……」
「唉!我怎么能不操心?我知道你对女人的观感,可是那些都是错误的,也
有好的女人啊,凯斯,就算是了了一件我的心事吧!你现在事业也有了:就是沒
有女人,这样外公如何能放心的走呢?」
「外公,您想太多了,医生不是说过吗?您的年纪虽然大了点儿,但只要好
好的照顾、将身体调养好,不出二个月,他便能替您动手术,将您的心脏病给治
好的。可是您看看您,硬是不肯动手术,又不肯好好的调理自己的身体,要我怎
么能不担心呢」「这样好了,如果你真要我动手术的话,那也可以,不过,我有
一个条件你一定要做到,不然我就不去动手术,也不调养自日的身体。」老人耍
赖的对他要求着。
黎凯斯有些哭笑不得,有哪件事他沒照着外公的话会做?「外公,我什么时
候不听您的话了,您何必拿自己的身体赌气呢?」
「好,这可是你说的哦,我要你去交个女朋友来给外公着。」
「什么?外公,您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他来往的那些莺莺燕燕,根本沒有一个能带来给外公看的,如果外公看了一
定会气死;更何况他根本不想带她们任何一个人来,他都已订好游戏规则,要是
破坏了,他一定会被烦死。
「不要就算了,我就知道,你每次都只会敷衍我这个老人,我也是为你好用,
想想着,你到现在还沒有一个固定的女友,我要抱曾孙子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
候,像这样沒有希望的人生,我留恋什么?还是早死早快活。」老人十分孩子气
的对着黎凯斯耍脾气。
黎凯斯这时才觉得事态严重,以前外公都只是随口一提,沒想到这次他竟然
以性命威胁。唉!他该怎么办呢?人不能随便找一个。外公一定不会相信的。
正当他在苦恼之际,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姣美的身影、一脸甜美的笑容,是
那每次被他一逗就气得咬牙切齿、眼睛冒火的白秋陵。
他灵机一动,对呀!他怎么沒想到她呢?可是要得到她的合作,看来还得耍
些手段想些计谋才行;不过,他一向能得到他想要的!
他露出一个得意的笑,这不是一举两得吗?他现在正想得到她的人,而刚好
她也可以帮他这个忙;反正等到外公的手术成功时,他再告诉外公他们因不合而
分手,这样不就成了吗?
到时候。不但目的达成,而他也应该对她感到厌倦了吧!算了。先別想那么
多,他决定明天就去找凤凰国际航空公司的负责人谈借人的事,并进一步瞭解白
秋陵的情况。
他看了外公一眼,安抚的对他说:「外公,我一直沒有告诉您,其实我现在
正在追求一位小姐,只是我们还沒有正式交往而已;不然,这个星期假日我带她
过来和外公认识好不好?」
老人的眼睛突然变得十分有神,转头兴奋的看着黎凯斯。
「你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可沒把握她对你的孙子有意思哦!」
「怎么可能?你这么优秀,哪个女人能和你在一起可是他的福气呢!我对自
己的孙子有高度的信心。」他哈哈大奖的说着。
看到外公这么高兴,黎凯斯更加坚定要实行他的计画,不论得付出多大代价,
他一定要让它顺利的进行,事情攸关外公的健康,他一定要成功才行!
「外公,这下于您可以好好修息了吧?」
「当然、当然,这下子我可放心了。」老人眉开眼笑的想要躺下来。
黎凯斯连忙扶着他、帮助他躺下来,并替他盖好被子。
「外公。您可要答应我,这些天好好的吃东西,如果玛丽亚替您炖了补药,
您可不能不吃或是偷偷倒掉了哦。」
「放心、放心,我一定会吃的,很晚了,你也早点去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呢!」
「嗯,外公晚安。」
「嗯,晚安。」
黎凯斯这才走出房间,轻轻的关上门,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知为什么,当他想到白秋陵会因为他这个计画而待在他的家里、他的身边
时,他就有一股莫名的兴奋感勉强压抑下这种感觉,他警告自己,绝不能对任何
女人产生感情。
和白秋陵之间绝对只有合作和金钱的关系,绝沒有任何感情因素存在。对!
只要给她一笔钱,他应该就会满足了,女人要的不就是钱吗?他得意的笑着,并
关上自己的房门。